Table of Contents

  1. 写在前头
  2. ArchlinuxCN Guys
    1. 老涡的博客
    2. 老 fc 的博客
    3. 老狐的博客
    4. 老肯的博客
    5. 这样下去不行啊,老奎
    6. 老艾的博客

写在前头

排名有先后,但主要是按照我写介绍的顺序。有一篇介绍是预计会改的,因此放在最后。

ArchlinuxCN Guys

老涡的博客

老涡的博客

这个博客可以说是非常老(博主很年轻)了:最早的一篇博客是在 2014 年,博主还在上大学的时候(博主指的不是我,我自称我或者笔者,不自称博主)。具体是什么大学,就请看最早的一批博客吧。

想我 2014 年的时候还在高中奋斗,博客连博客的一横都没有。

自称在下是不是也行?从历史来看,最早的时候站点是用 Hexo + Disqus 做的,也就是本博客现在用的系统。本博客创立 4 年后会不会也用 Hugo 呢?现在 Go 2 已经在筹备, 2021 年还会有多少人用 Go 呢?我不知道。说不定本博客甚至会在 Go 之前寿终正寝,所以还是不要太乐观为好。

博主是 ACM 队员出身,而我向来尊敬那些玩 ACM 玩的好的人。我自己初中的时候 OI 其实并不怎么样,上了高中变成半放弃状态(这跟我去搞数学竞赛也有关系,大概),到大学就基本不碰了。所以可以说,我看 ACM 人的眼光,就像是在地上的人仰望展翅翱翔的伊卡洛斯一样:他们在做我没有做到的事。

虽然伊卡洛斯最后摔死了,但我做这个比喻没有这层意思。真的,不骗你。

老 fc 的博客

老fc的博客

穿过 fars.ee ,我们到达了 Farseerfc 的博客。

卡片式的设计,让人想起谷歌的 Material 风格。当然实际上跟 Material 其实一点都不搭边,这大概就是所谓的見栄を張る 吧。看了关于主题的博文,先确认是基于 Material 的 FC 自主风格。

老 fc 的一些个人信息在 about 页可以找到,不像老涡需要在一篇篇博客中找寻蛛丝马迹。作为一些补充,他是 Archlinux 的 Trusted User,负责管理 community repo 以及其他的一些东西。

最早的一篇博客在 2006 年……算了。这已经不是高中初中的水平了。

博客里只有一两篇博文的水平属于硬核科普类,就是懂的都能看懂,不懂的根本看不懂的那种。除此之外的都是贴地气的水平。

2013 年有一篇博客叫《嫁给我好吗》。对!

嫁给我好吗!

我的脸和笔记本都在发烫,大概是 WebGL 的原因吧。

老狐的博客

老狐的博客

Hello world. 可以说是每一个写程序的人都要经历的通过仪式。在这种意义上, 老狐的博客记录的是一个人成长的历程。据本人(我不自称本人,虽然我认识一个自称本人的人)说下学期(大概是 2019 春季)开始会记录一些课堂上的内容,这无疑会给成长增添一层新的含义。

博客的主题非常简洁舒适。在这种意义上我喜欢这个博客胜过 fc 的博客。loser 的互舔伤疤

因为博客内容目前来说还很少,没法通过内容凑数,所以用一些别的东西好了。

说到用 Megumi 命名的人物,可能大家最先想到的就是丸户史明原作轻小说 Saekano 《不起眼女主角的培育方法》里的加藤惠。漩涡最近(2018.12.5 现在)刚刚经过 fc 购买了全套的 Saekano ,并 po 了一篇博客。我们这里一个大跳 A 过去欣赏一下。

这样前三个人就紧密的联系起来了,不愧是我。

说到狐狸,在日本神道中,有被称作稻荷的狐神,稻荷神是象征稻子的农耕神,同时也是食物之神。稻荷也用来指油炸豆皮,比如稻荷寿司,就是用油炸豆皮包上馅的寿司,而加入油炸豆皮的面就被称为狐狸。我个人有幸吃过包醋饭的稻荷寿司,软酥的炸豆皮,配上微酸的醋饭,非常对我的胃口,一次能吃 10 个。

饿了。

老肯的博客

老肯的博客

偷偷把老肯的博客也加进来。

非常正点的 Material Design ,连我这种外行人都能看出来的程度。和老 fc 一样用 Pelican 打造。

网站很大程度上受支仓冻砂原作的轻小说《狼与香辛料》里女主人公的赫萝的启发。头像就是赫萝本人,颜色是赫萝发色的橙色,站点名取自赫萝的故乡 Yoitsu, 爱用“咱”“汝”“呐”。老肯的 ID KenOokamiHolo ,也不出例外,来自贤狼赫萝(Kenrou Holo),在此基础上训读狼字,得到KenOokami Holo。

贤,即聪明。耳聪目明,是一个音游玩家必备的素质。耳聪,指能听出旋律。目明,指能看清音符。就像稳准狠是拍苍蝇必须的三点一样,玩音游也必须要这两点。自称贤狼,在某种意义上,也是朝着这一目标看齐。

说到支仓,这个人可以说是非常喜欢兽耳了。他的作品《狼与香辛料》(包括续作羊皮纸),《梦沉抹大拉》(坑了,还好没看),女主人公都是长着一对兽耳。其社团 Spicy Tails 作品《WEE》也提供了猫耳 patch,搞什么呢

虽然会混一些近况报告,但绝大多数都是由技术贴构成的。

这样下去不行啊,老奎

( ・_・)

由于数据库实验要求写一个图形化界面,因此我曾经用 Express.js + MySQL 写了一个简陋的数据库前端。这玩意现在还放在 GitHub 上。

做的事情是在网页上用 Javascript 访问 Express.js 提供的 API 获取数据,以生成表格以及图表。图表部分由于用了特定的复杂查询(如求和啊,过滤之类的),因此整个程序变得不简洁,也就没放到 GitHub 上去,大概没有放上去。

总之这个架构是这样:根据 query 的不同,由 Javascript 向 HTTP 服务器请求 raw data ,再由进行渲染。

而这,基本就是老奎的博客 的框架。

所以打开博客里的一篇文章的顺序如下:

  1. 第一个 RTT,发送 GET 请求,获取 HTML 文件
  2. 第二个 RTT,发送请求获取 HTML 文件中的 js 文件,在这里,主要是 main.js 和 ice.js,以及文法高亮的 highlight.js
  3. 第三个 RTT,执行 Javascript :在 js 代码中,发送 HTTP 请求,获取 Markdown 以及 CSS 文件
  4. 对获取的 Markdown 进行渲染并显示

而且文章没有渲染好的时候是不会显示,因此博客内容要 2 个 RTT 之后才会显示。

其实如果加载文章以及 CSS 的代码如果直接内嵌在 HTML 里,就不需要等待获取和执行 js 文件了,不过已经无所谓了。

另外 Disquz 评论显示不出来被关了。老奎!这样是不行的!

如果希望了解老奎是怎样的一个人,还是推荐去他的推 逛逛,因为在他的博客上你只能听听《Arrietty’s Song》,看几篇密码学相关了。

老艾的博客

老艾的博客

拖了很久很久。这篇早该写了,我告诉自己。但事实上,我总拿不出一点契机来促使自己坐在电脑前,敲打薄膜键盘。仿佛夏日的幻象一般,越是靠近,越清楚它遥不可及。

唯一不像海市蜃楼的是,造成这一切的,毫无疑问都是我自己。所谓契机,只是我拿的些虚无缥缈的东西,掩盖住下面吝于见人的自己的,一件简陋的蓑衣而已。

我可以说,我很喜欢 Sakuzyo 的曲子(例如 lost memory 这种),而老艾的名字又有 Axion 在里面。或者说最近看了 Maquia ,片中男主角的名字叫 Ariel 。如果我静下心来问问自己,这些是否都是真正动笔的缘由呢。

都不是,我对我自己说。到头来,我写点什么东西,还是因为我想写罢了。

我不想写了,于是契机便消失了。

关于老艾这个人,我想我知之甚少。我见过老艾平静,见过他嬉笑,见过他怒骂。但老艾是什么样的人,我很难说,我对这个问题有那么一点斤两。毕竟仅仅是网络上的,透过文字的了解。但也许比仅有透过文字的了解更糟糕的,是根本没有想去了解。

表面上对他人敞开了心扉,事实上,却什么都进不来。我想,这份冷漠才是真正的问题所在吧。

关于老艾的博客,虽然开张比我的晚半年(自满),但论其内容是可以算是,Arch 风味的,标称的 Tech blog 的。这个页面上的,除了老涡和老狐的博客,都是技术向的博客(老奎的偏向科学,所以也应排除在外)。我会钦佩人的纯粹,单纯的去分享。我,就不愿把自己学到的半斤八两的知识,裱上金闪闪的边框,陈列在博客里供人观赏,可能这和我才疏学浅也有关系:我感觉,我学到的,都有人写过博客了。

可我有时候还是会有写一点什么的冲动。这冲动就像想叫别人 RTFM 的冲动一样难以抑制。这两者好像是矛盾的。不过,如果能写出一步一步,手把手的技术文章来,那也就是一本新的、特化的 manual 了。

话说回来,我想写一些只有我会写出来的东西。可现在的我真的做到了吗。

或许没有。或许有。总之,有个目标应该不是坏的。

P.S. 老艾的博文页面,左上角有一个小书签的图标,点它虽然没有什么可见的效果,但是点起来如同蜗牛伸缩的触角一般,颇有手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