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提醒我 SSL 证书过期,于是我想起来,我还有一个博客。

或许是因为 acme.sh 更新,或是什么变化,总之就是挂了,十分遗憾。但挂在 GitHub pages 上的主页大多数情况下都不会挂,所以可以去那里看一看。

回不来的时间

新年的冬风,今年也是格外的刺骨。虽然没有新闻里芝加哥那么冷,但至少晚间在回去的路上,不穿上厚外衣,戴上手套,捂紧帽子,是免不了要瑟瑟发抖一番的。

农夫冻得手脚冰凉,在与蛇的战斗中,两手僵硬,有劲无处使,落得一个被蛇咬的下场。

元月27日或许是一切混乱的起点。

这一天,弄到了一个卖手机亏损的公司生产的家用主机。于是 Jirga Para Lhao 被拯救了。但 30 个小时就这样过去了。

青鸟不会做杀人的梦

我有时候会思考应该如何写一篇感想。

客观性是我试图避免的:我想写一些主观的、个人的感受,而不是所有人都会感受到、都可以表达出来的东西。我想写的是我个人的感想,而不是所有人的感想。之前的尝试在这一方面都不算是令人满意——大多时刻只是事实的罗列,或者是单纯的侃侃而谈。

聊天倒是也不坏。蔡康永的情商书(为什么我会看这么大众的书,不过转念一想,倒也有种别样的趣味)里就有“分身”这一说法。人每时每刻都需要和他人交流,但往往会忽视与自己的交流。与自己的交流听起来好像很奇怪。尝试培养另外一个不同的自己,跟这个自己对话。这可以说是一种审视自己的方式,也可以是一种批判性思考的方式。从这一个方向用尽九牛二虎之力也推不开的门,说不定换个方向就能轻松打开。

回到侃侃而谈。可能变成侃侃而谈也能从侧面说明,想从心灵这个湖里,捞出感想的鱼,不是件容易的事情,把捞上来的鱼卖给他人,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不过鱼还没有捞上来,就想着销路,算是有点眼高手低了。

不过鱼有大的鱼和小的鱼,就像苹果有甜的苹果和不甜的苹果。大的鱼属于那种容易发现的。比如看完《活着》,感受到悲伤、无奈、沉重。不过转念一想,悲伤和喜悦都只是游在表面上的鱼,而在深水里的,是那种达观、顽强、活下去的力量,是这股力量支撑着人走下去。活着才有酸甜苦辣,活着才有风雨彩虹。

结果又变成万人都能说出的感想了。我大概不适合这差事。

同学聚会

参加了高中的同学聚会。令我惊奇的是,我没那么快活。

用一句大俗话来说,就是感觉少了点什么。

我曾经不止一次梦到过和高中同学搞事——建车站、开组会,无所不为。这或许这是我高中过于安分的反作用。搞事的时候我是快乐的,虽然在梦里的事都说不清楚,但大概的确是这样。

所以一个很大的可能就是,因为没怎么搞事。

灰姑娘是不是因为穿上了水晶鞋,所以不能自由奔跑了呢?

我翻遍了卡拉 OK 的歌单,翻遍了火锅的锅底,但都没有找到答案。

冬天来了,冬天还会远吗

在严寒中,在风雪里,食堂一个接着一个地关门了。有的等春暖花开之际会像燕子一般归来,有的则永远也不会回来了。

可我仍然没有吃到藤椒口味的浇汁饭。

Comment and share

纵使有千言万语欲与诉说,坐到电脑面前便一个字也不想打。

放一个 Ujico*/Snail’s House 前几天的曲子吧。Magical Holiday。因为暂时上不了 SoundCloud,就放 Youtube 上的视频吧,也很漂亮。



另外,在点 Profile 的时候请戴上耳机。

别的留给新年再说吧。

Comment and share

My Story

in writing

I had a dream.

It’s the two of us. Beside the river. Orange light flickered in the water. Grass whirled up in the summer breeze.

There are no words between us. There is nothing in between us. Shoulders to shoulders, we watched the sun going down.

I wished, again and again, that the happiness would persist. But it wouldn’t.

Phantom, imaginary, unreal. All of a sudden, everything is shattered into pieces. I reached out my arms, and what I got was only the freezing air of mid-winter.

Seasons shifted. And I was not myself anymore.

Since when, I stopped enjoy being alone.

Since when, I started pursuing the warmth of others.

Since when, I became feared of losing you.

My vision blurred. I tried to hold back my tears. But I couldn’t help it.

I was like a broken glass. Tears flowed out of me. Memories flowed out of me. And soon there was nothing left of me.

I tried to forget, but I could never forget.

There’s no way out with a feeling forever unfulfilled, isn’t it?

I want to disappear, along with this painful past. However much you changed my life, I’m the only one to put an end to it.

When the last leaf came to the ground, I made up my mind.

The car horn silenced. The winter sun disappeared. The poison was drunk.

The time the cup was emptied, suddenly, your smile occurred to me.

You are the worst. I struggled to make a smile as well. It must be the ugliest smile in my life.

Comment and share

今天没打游戏。

小说

磨了一点 Your Diary 的感想,就没动了,买了另外一本三秋的书,加上一本书凑免邮。反而是看纸城境介的继母的拖油瓶是前女友看到快 6 点。

很有趣的小说。男性向的。

因为看轻小说不用带脑子,所以这也是不带脑子的评论。这也是我的一种心理安慰。一个人如果因为一本无趣的小说而熬夜,那未免也太空虚了吧。

在访谈中,关于连载,作者纸城大致是这么说的:如果小说被印刷成书出版,那只能让读者享受 3 小时;而如果放在网络上连载,则能够让读者每周都享受 168 小时。

关于这部书有趣的地方,作者大致是这么说的:我写这部作品,就专注于这一点,而不是加入学园祭等各种元素来充实内容,这使得这部作品非常纯粹。

因为我记的不太清楚了,所以就不加 quote 了。当然这也不代表我个人观点,虽然说人会把记忆改造成自己想要的样子,但我觉得这观点怎样都好,所以就忘的差不多了,更别说根据自己的好恶改造了。

我个人觉得误会是这部作品的一个支撑,也是全篇反复出现的一个要素。男女主人公因为小小的误会,关系出现了隔阂,导致最终的分手。男主自认为讨厌女主,但心里还给女主留着位置,他并努力和女主保持着适当的距离;而反观女主,男主在面前的时候针锋相对,不在面前的时候变身大花痴。导致怎么看,都是变相秀恩爱。

这让我想起了作品时间和现实时间同步的一部网络小说,其天气也是忠实于日本某地的天气。可名字忘了。

今天下雨。

看了一点人间失格,感觉不能理解。先不管三张相片是想表达什么(从内容上看推测是概括了主角的一生),几页看下来,大致是一位神经性厌食症少年的独白。具体是不是还要继续往下看。

摄影

我不摄影。

看了一篇关于 Magnum Contact Sheets 的博客,讲的很长很详细,地址忘了。

Contact sheets 是在底片时代,摄影师为了降低成本,就先把底片的缩小版印下来,再在其中挑选想要的照片。从 contact sheets 中可以看到摄影师的思考,过程,以及失败。Magnum 是有名的摄影师社区,其成员都是经过遴选的,因此这本书里的 contact sheets 也可算是大师级别的作品。

看到 Dali Atomicus 的时候,我以为里面的人是随便一个演员,结果一查是达利本人,而其创意也来自达利的画 Leda Atomica,里面的物体都是漂浮着的,在照片中该画被悬在右侧。照片里的猫也是真的,是助手丢出去的。大概那时候没有动物保护组织,可以随便来。照片一共拍了28次,可以说不管是摄影师,达利,打扫的人,还是猫都辛苦了,猫还会被水浇到,所以可能最辛苦。

总而言之,文章想对广大摄影爱好者表达的几点建议,一个是多拍,一个是拍了要看,一个是以前拍的也要看,说不定会有新的发现(因此不要立即删掉觉得不好的照片)。

字体

方正面向移动端阅读,推出了方正悠宋。当然要钱,而且不能发布。因此我没用。当然如果遇到什么好的免费的衬线体,大概是会换的,不然英文是衬线,中文是黑体,不免有些不协调。

注:移动端是这样,电脑端可能不是这样。

Hymmnos 字体也会加回来的,大概。

其他的记不清了。

想不到要写什么了。

Comment and share

被什么蹬鼻子上脸?

GitHub Pages 是 GitHub 不知道在哪一年推出的网站托管服务。用户将网站内容放在一个 GitHub 仓库中(无论仓库是公共还是私有的),然后喝口水的功夫,网站就建立起来了。

GitHub Pages 有如下几个好处:

  1. 不要钱(以这种寒酸网站为基准)
  2. 方便,一键部署,一键 TLS
  3. 使用 GitHub CDN,不容易炸
  4. 炸了也是 GitHub 背锅

用户可以通过如下的几种方式部署 GitHub Pages:

  1. 使用名为 <username/org name>.github.io 的仓库作为网站的根目录 (webroot)
  2. 使用一个仓库的 mastergh-pages 分支作为网站的根目录
  3. 使用一个仓库的 master 分支的 docs/ 文件夹作为网站的根目录

在方式 1 下,默认可以通过<username/org name>.github.io 访问建立的网站;而在方式 2 和 3 下,默认通过 <username/org name>.github.io/<repo name> 进行访问。

除了给定的域名,GitHub Pages 还提供了自定义域名的选项,支持 example.comwww.example.com 形式的域名。具体看 wiki 。

被 GitHub Pages 怎么上脸?

通常来说,建一个博客需要如下几个部分:

  1. IP
  2. 域名
  3. 服务器
  4. 内容

使用网页托管服务,相当于用户交出了对服务器的完全控制,这有其两面性:用户可以不管什么阿帕奇,什么引擎X,但用户在服务器层面上能有多大的自由,完全取决于托管服务商的支持。

在 GitHub Pages 为例,用户失去了:

  1. HTTP redirect 的能力,具体来说,用户只能用一个 meta 标签做重定向,而不是返回 HTTP 301/302 进行重定向。
  2. 个性化错误页面,只能按照 GitHub Pages 的要求指定一个网页作为 404 页面(虽然大多情况下这就够了)。

你说的我都明白,所以这又怎么了?

其实没怎么。

由于上一篇博客中做的修改,现在的 RSS 变成了一个到中文 RSS Feed 的 HTTP 重定向。用 GitHub Pages 会使得无法重定向,导致 RSS 订阅会掉。

另外一个没有提及的问题是 GitHub Pages 的罪恶连锁:

不使用 .github.io -> 自定义域名不能使用 CNAME -> 自定义域名使用 A 记录 -> 每次部署的时候报警

以及

不使用 .github.io -> 自定义域名不能使用 CNAME -> 自定义域名使用 A 记录 -> 随机 302

其中第二个问题是由于 GitHub 方面需要平衡负载而导致的。

下一步?

再说。

Comment and share

Author's picture

NoirGif

A progamer.


Student(probab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