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舷窗外面的她突然回过头来,说了一句没头没脑的话:

“完了!我们现在是在一个故事里!”

很正常。

“而且这个故事已经有人讲过了!”

糟糕了。

“而且这个故事马上就要结束了!”

“不能更糟了!”


“我经常有在想一个问题,就是故事结束之后,里面的人物会怎么样。”

“可喜可贺地继续活下去……虽然想这么说,但故事结束了,故事世界就会毁灭吧,这个世界是否存在先不提。

“万物终将走向忘却。就算是多好的故事,读完了就是读完了。就算以后,有时会重新从书架中拿出来翻一翻,里面的内容也会在记忆中变得越来越模糊,渐渐地消隐在虚无中。红极一时的流行小说,过了几年就无人提起。被过去人奉为名著的故事,现在会去阅读的人也越来越少。

“就连书本身也逃避不了这样的过程,原本白皙的页面,也会逐渐氧化变黄,最后随风飘散。”

“大家会去哪里呢?会回到尘土里。”回荡在室内的,是电子风的流行歌曲,轻快的旋律,却跟歌词的内容正好相反。

“所以说,故事世界面临的一定是终结,即使不是立刻也不会遥远。”

“那里面的人物该怎么办呢?”

“只能往外逃跑吧。像《苏菲的世界》里面那样,不过他们虽然逃出了他们所在的世界,不过他们最后和作者同归于尽了。还有的话,就是……往里面跑?We need to go deeper,这样的。好像是说每下潜一层,时间的流逝就会慢很多。像有的动画,明明过了一年了,却还是在回忆而根本没有时间流逝,这种极端情况也是存在的。不停地下潜,等待我们的就是永远?还是说是永远的等待?”

“不过说实话,时间变慢,还有毁灭让我想到了一些不好的东西。”

“你说黑洞吗?我们快到了,来戴上这个能使X光可视化的眼镜,打开窗户就能看到黑洞的喷流,还有事件视界附近由于。”

“噫,一开始提到舷窗,我还以为是在飞机上!怎么突然就变得科幻了!”

“无论如何,毁灭的命运是逃不掉的。不过黑洞提供了一种更为可信的假说,而且,或许我们可以通过实验来证明其真伪。”

“再挣扎一下啊!对!问问作者,看作者有没有什么头绪!不过要先联系上才行。”

“这不难,我们可以说是作者人格分裂的产物,我们之间有一种精神上的纽带,能够使信息交换成为可能。我来尝试一下建立连接……好了”

“……”

“……”

“发生了什么?”

“精神的连接嘛,言语是不必要的。你也可以加入啊,就像连上同一条线的两台电话机一样,能够共享会话。”

“好。……”

“……”

“……”

因为感觉好像读者太可怜了,所以就把部分对话内容放在下面

“所以有没有什么方法能阻止世界毁灭?”

“没有,我……我不会写长的故事,因为十有八九会坑。而且你们已经在黑洞旁边了,这个写死了就不好改了。”

“那我们能够从这个世界里,或者至少,从黑洞里逃出来吗?”

“打破这个世界的规则是需要代价的。即使我能够打破你们世界的规则,把你们从黑洞里救出来,但能够保证,就能获得更好的结果吗?

“相反,在黑洞的深处,在相对论不再有效的地方,在我们谁也看不到的地方,那里潜伏着一切的希望。

“或许你们能够像《星际穿越》里的剧情一样,通过黑洞穿越时空、到达另一个世界,甚至,来到我所在的世界,也有可能——虽然我所在的世界也有可能是虚构的就是了。

“我会尽一切努力帮助你们,这是我唯一能做的了。

“希望有一天,我们能在外面的世界相见——”

“……”

“……”

“断了呢。”

“是啊。”

“到了呢。”

“对啊。”

———-事件视界———-